| 关注我们: 加微博      加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心理趣图摇一摇
心理游戏摇一摇

何为最好的教育?

发布时间:2015-12-29 浏览量:520

何为最好的教育? 

小表弟在本地一所响当当的大学毕业后,在县城高中找了份教书育人的工作。我想,这下好了,姑父姑母可以解放了。多年来,为了供两个表弟读书,姑父姑母包种了20多亩农田,每天最多能睡5个小时。大多时间在菜田间、家里、集市三点一线过来的。

可如今,姑父姑母的操劳并没有停止,说是为了给表弟读书,还欠下3万多块钱。我问,那大表弟已经工作7年多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多债?姑母说,他工作第二年,刚攒了点钱,就谈了对象,然后就结婚,生孩子,哪有闲钱给我们?

姑母说着,一脸的幸福,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想问她,您已经60岁了,他们什么时候能让你们过几天不用忙碌的日子?我们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他们生活的好就行了……听了姑母了话,我想,在父母眼里,为儿女忙也是幸福的。可是,作为儿女,于心何忍?

我不由得想到我的家庭。我和哥哥初中毕业后相继回家,哥哥是因为复读两年没有考上高中;而我,是因为偏科厉害没有考上。后来,哥哥参军到部队,我南下深圳成了流水线上的打工仔。现在,我们兄弟俩一个在部队当了军官,一个做了打工编辑,但在父母眼里,我和哥哥比起两个表弟还是差了一大截。虽然,我和哥哥都不觉得自己失败,可我们的父母一直觉得自己很失败,没有教育好子女。

今年暑假,小表弟到广州来玩。我到火车站接他。等地铁的时候,我让小表弟给姑父打个电话,报声平安。表弟说家里还没有装电话。我说现在装个电话才300块钱,怎么连个电话都不装?小表弟说以前大表弟工作第二年的时候,提了一下,后来觉得800元太贵了没有装。现在想装又觉得不如小灵通方便划算。

那小灵通买了吗?我又问。小表弟说没有。我不再问为什么,只是问,那你们平时怎么跟家里联系?大表弟在离家70里远的一个政府部门工作,家也成在了那里;小表弟工作的学校也离家50里之多。表弟说很少联系,偶尔有事就打电话到邻居家,让他们喊姑父姑母接电话。小表弟还说很方便,就一墙之隔,喊一声就行了。可是姑父姑母接个电话却要跑进跑出两个大院子才行,而且下雨,天黑了都不安全,毕竟他们都60岁的人了。小表弟不再说什么,我也意识到自己一见面就给人家上课不妥当,便沉默了下来。

坐在地铁上,我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和哥哥一起凑了1300块钱给家里装了电话,为的是能经常打个电话回家,问问父母的身体好不好,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那时电话费很贵,但不在父母身边的我和哥哥却时刻能知道父母的消息,知道母亲的肩周炎还痛不痛,家中的膏药还有没有;知道父亲的胃病又患了几次,知道他最近又喝醉了没有……

表弟到广州的第二天,正是广州39度的高温天气,不便出门,我和表弟聊天。表弟给我谈起这次来广州的畅想:买双NIKE鞋,买个好一点的乒乓球拍……看着他兴致昂扬的样子,我想起那次回家拜访姑父姑母时,他们蹲在大棚下吃着馒头就咸菜的情景。我问,你给过父母钱吗?小表弟摇摇头,说,我一个月才900元钱。我说,你不知道吧?姑父姑母在街上卖一天菜才赚10块20块钱,有时候更少。小表弟说,我哥工作快8年了,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结婚时,还花去了一大笔。我来之前,妈又给了我400块钱,让我买自行车。钱还放在那儿,暂没有用。我打算这几年攒点钱。好好游玩一下,结婚就没有机会了。

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16岁离开家就没有花过父母的钱,不是没有机会,是我觉得他们已经够苦了,作为他们的儿子,应该让他们活得轻松一点。前些日子,我和哥哥刚刚给父母策划了一次旅行。我想告诉他的是,外出游玩的机会并不受结婚的影响,而报养育之恩才是要趁早的,因为,父母只能陪我们走一段,晚了,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那天下班后回到住处,表弟坐在那里看电视,木几上的方便袋里放着一堆荔枝。表弟说,表哥,你也吃几个吧,这是我在路边买的,比家里便宜多了。我说,我不能吃这个,前几天吃了几颗,上火了,到现在还没有好呢。表弟一边看电视,一边剥荔枝,一会儿就剥了个精光。他说,在县城时,我花8块钱买了一斤,只是想吃个新鲜,没有想到,还没尝出味来,就剥完了。

我问,你有没有买过这些东西让父母尝个鲜呢?表弟摇摇头。我去做饭了,心里却想起以前在内地工作时的情景。那时,我每次回家,都要买一些乡下很难买到的水果回家和父母一起吃,在回家的路上,我连尝一个都舍不得。而哥哥有战友从家里带土特产回来,也总是千方百计带回家和家人一起品尝。我想,我的父母是成功的,也是幸福的,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教会了我们懂得分享懂得报恩。

表弟在广州玩了7天,每天下班后,我都赶往超市买菜,回家做饭,每一餐都要忙上一个多小时,而表弟坐在那儿上网,或者看电视,悠然自得的样子让我想起自己曾寄人篱下的一段日子。那时,我刚到南方,住在一个老乡的宿舍。老乡每天上班后,我都会把他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等他下班回到家里的时候,饭菜常常刚刚做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我打搅了老乡,而他的工作又很忙,我只是力所能及地帮他做点事。那时,我22岁,而现在,25岁的表弟只会在吃饭的时候问,这里的鱼不贵吧?这里的鸡不贵吧?

表弟还要求我帮他借一部好一点的数码相机,我想了想,拒绝了。借个相机并不难,我对面的同事就有,但我有个原则,不向别人借钱,不向别人借心爱之物。而数码相机,往往都是别人的至爱。感谢父母,他们教会我如何与人相处。

那天晚上临睡前,表弟接了一个电话,说是有同学结婚,他对打电话来的同学说,你帮我封个200块钱的红包吧。挂了电话,他问我,200块少不少,我说不知道。

最终表弟没有买NIKE,他说这里的NIKE和家里的一个价;他说看中的一副球拍,摸摸袋子里的钱,又舍不得买了……他说,买了那个800多块的球拍之后,怕没有的回家的路费……我听了,什么话也没有说,我本来想给他买点什么,但不知为什么,和他交流了几次之后,我就放弃了给他买东西买车票的打算。本来,对他的付出,我是不需要回报的,但我不能容忍,他对自己的父母连一点点的报恩之心都没有!养育了他二十多年的父母他都不放在心中,别人对他的付出又岂能让他铭记在心?

终于,小表弟要离开广州了。在送他去车站的路上,他对我说,他这个暑假还可以领到1800块钱,准备到青岛或者黄山去玩一次……我想问一问他,什么时候给家里装个电话,但一想又咽回了肚里。父母是幸福的父母,儿子是成功的儿子,我怎么了我?

在进站口,我看着表弟背着他来时的背包,提着我给他买的在车上吃的东西,走在人流中的背影,和来时一样的轻松。而在广州,却给我留下了一个新的发现,我想告诉我的父母,不必自责,你们是成功的。姑父姑母培养了两个只拥有文化的儿子,连基本的传统美德都忽略了。随着教育的普及,大学生已不是奇迹,而我所拥有的知识,却日益显得珍贵,你们给了我最好的教育,是最成功的父母。

文章来源:网络 文/李玉,深圳福田区作家协会会员,曾为财经类杂志记者、主编,版权归所作者所有 


网友评论:共有加载中...条评论

我要评论: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