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我们: 加微博      加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心理趣图摇一摇
心理游戏摇一摇

池莉:教养比文凭更重要

发布时间:2015-12-01 浏览量:290

池莉:教养比文凭更重要 

作家池莉在微博上感慨,和很多外国人相比,国人很少会回报陌生人的微笑。此言一出,短时间内转发量即超百万,且热议不断。

微笑,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微小表情,折射出的却是有关教养的大问题。而对于教养,我们的一些学校、教育工作者和家长,显然还没有将其视作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池莉说,“其实,成人比成绩更重要,教养比文凭更重要”。

 

 

孩子慢慢懂得了勤俭是一种美德,心静是一种大气,宽容是一种真爱,那天下还有什么功课他们拿不到A呢?

成人比成绩更重要,成人才是成功。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特的世界,盲从和跟随社会大流千篇一律地去对待孩子,就是一种残害。

 

解放周末:您的新书《立》里记录了24年来您与女儿的共同成长,怎么理解这个“立”?怎么样才算“立”?

池莉:“立”就是“成人”。在我们的常识里,成人就是能够独立生活,能够自食其力,进入社会角色适应能力强,善于与人相处和沟通,懂得尽量把自己的那份工作做好,懂得让自己健康和快乐。

 

解放周末: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不立”的现象,比如学生自杀事件接连发生,校园恶性案件时有耳闻,更让人感到诧异和叹息的是,很多涉事者都曾经是人们心目中的好学生、好孩子。我们评价孩子“好”的标准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池莉:是啊!显然是我们的教育出了一些问题。今年高考全国卷的作文题目是《同学之间》,网上有人一句话就完成了这篇作文,他写道:“感谢同学不杀之恩。”这话虽然调侃,但也反映了些问题。你看现在,有博士给同学下毒的,有博士后自杀的,还有大学毕业生长期“啃老”的。按现在社会流行的标准,博士、博士后不都是很成功的人吗?在他们出事之后,在毁掉别人也毁掉自己之后,这些人的父母,还会认为自己的孩子成功吗?对于其他正在抚养孩子的父母来说,难道还不足够引以为戒吗?

 

解放周末:可是更多的父母还是只盯着孩子的成绩,成绩好就一好百好。

池莉:其实,成人比成绩更重要,成人才是成功。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如果我们的孩子慢慢懂得了衣食是一种大事,勤俭是一种美德,心静是一种大气,宽容是一种真爱,知晓是一种最好,那天下还有什么功课他们拿不到A呢?

 

解放周末:孩子“不立”,社会就“不立”,而根源往往和我们的教育相关。

池莉:教育应该是为了人能够生活得更好而存在的,而我们的教育很多时候都忽略了人,这就导致了学校教育为利润,社会教育为物质,家庭教育为脸面,就是没有人!

 

解放周末:“没有人”会带来很多问题。

池莉:法国著名作家蒙田说:“世上最难学懂学透的学问,就是如何享受生命。在我们所有缺点中,最严重的就是轻视生命。

家长在教育子女时首先要明确一个问题:孩子是什么?他(她)首先是一个 “人”。这个答案听起来虽然有些可笑,但是很多家长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更多的是将孩子视作工具,将他们朝一个公共的、被社会广泛认可的目标培养,而忽视了孩子作为一个“人”的基本特征:个性。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特的世界,盲从和跟随社会大流千篇一律地去对待他(她),就是一种残害。

名校毕业、分数成绩和社会角色,不是孩子成功的标准,那些都只是阶段性的身份。

 

 

不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个教育实验,就是在努力做个好妈妈。

我很满足和得意的,就是我的孩子成人了。

 

解放周末:当年,女儿曾接受的应试教育令您十分痛苦,觉得对分数的严苛追逐扼杀了孩子的很多天真快乐,您开始选择“对抗”,让孩子有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写作业,于是您成了校长眼中“奇怪的妈妈”。为什么选择逆流而行?

池莉:人在当刻都是糊涂的,也想不到究竟有哪些风险。只是作为母亲,看到自己怀中天真可爱的婴幼儿,时时刻刻都被那种疯狂教育所胁迫,从胎教到幼儿园到学校到各种培优班、兴趣班,都虎视眈眈地要把她的天真剥夺,要把她快乐玩耍的权利消灭,我就是不甘心。

孩子小的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这是我的孩子!坚决不让她的快乐被剥夺!既然全社会潮流汹涌,唯有我奋起反抗,我的孩子才可能保存一片自己的快乐领域。快乐是她竞技状态最好的安稳剂。我在怀孕生子之前就是作家,我阅读很多,也思考很多,对自己将要成为母亲并怎样抚养孩子,也有很多心理准备并不断学习。我不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个教育实验,就是在努力做个好妈妈。

 

解放周末: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也有很多纠结,有没有想过放弃?

池莉:当后来一再与现实发生冲突和纠结的时候,我感到疲惫和忧伤,但没有动摇和放弃。我相信自己,相信我的孩子。

 

解放周末:今天看起来这场教育实验很成功,您的女儿顺利从英国名校毕业了。但“实验”的风险很大,如果她的成绩平平,获得不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您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和一路的艰辛与坚持吗?

池莉:我孩子现在拿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硕士学位,在一般人看来,这算是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我承认这一点。但是,我只是出于随俗才承认这一点的。

事实上,我真是从来没有用什么名校毕业、分数成绩和社会角色,来作为孩子“成功”的标准。那些都只是阶段性的身份而已,不能算是人生的成功。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校友中有几十位现任或历届国家元首,有十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如果以地位作为成功的标准,那我的孩子不是太差了、太不成功了吗?

 

解放周末:但她的成长非常符合您心中的成功标准。

池莉:对。我很满足和得意的,其实就是我的孩子成人了。我眼看着她逐步长成为一个懂事自食其力善解人意温文敦厚的女孩儿,同时身心健康漂亮时尚十分节俭,并善于用琴棋书画来滋润生活,因此生活得恬静而美好——我的成功感在这里。假如她成绩平平乃至没有考上大学,只要她的成长依然能够获得以上状态,我照样会很满足和得意。只不过她也许是在做别的,留下的是另外一种人生轨迹,何谈后悔?

 

解放周末:当今,很多人都有“名校情结”,觉得考入名校就是一种成功。您怎么看?

池莉:读名校并不是成长的唯一途径。我本人就没有读过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这类名校,也没拿到什么硕士学位,我照样感觉我的人生不错啊。从前我的家长也坚决不同意我弃医从文,当医生多好啊,但是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做了一个半途而废的不成功的医生,这有什么不好吗?我看没有什么。

 

解放周末:从小生命的孕育开始,到与孩子共度所有岁月,直至孩子毕业于世界一流大学,顺利踏上社会,在这个过程中,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池莉:收获了一个美好的孩子。我想这应该是天下所有女人由衷的心愿。

现在是我们应该想想“where to go”(我们去向何方)的时候了。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一类鬼话根本就忽悠不了我。

望子成龙原本是父母对孩子爱的心意,怎么眼下就变成了如此急功近利的社会现状呢?

 

解放周末:现在,焦虑着急已然成为了一种比较寻常的社会心态,不仅做家长的急,似乎人人都很急,生怕落下,生怕吃亏。

池莉:“忽悠”在我们国家一直可以大行其道,这是很奇怪也是应该令人深思的现象。像“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就是一大“忽悠”。这句话的唯一功能,就是掏你口袋里的钱——你要胎教,交钱;你要早教,交钱;你要培养神童,交钱。看看,别人都进世纪英才班了,你不进就落后了。

 

解放周末:不少人把人生当做一场比赛,有一种“输不起,输不得”的心态。

池莉:事实上,人生不是比赛,也根本就不存在统一的起跑线。爱迪生六七岁了还是木讷的,小学都不愿意收他,最后他成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家。比尔·盖茨刚上大学就退学了,他的很多同学都以优异成绩毕业并拿到了硕士、博士学位,比尔·盖茨连毕业证都没拿到,还不是照样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这样的例子,简直数不胜数。

人都是个体的,个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个人生理和心理的成熟时间都自有定数。我孩子小的时候,“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个理念刚刚盛行,仿佛真理一般被人传诵。我对此嗤之以鼻,这一类鬼话根本就忽悠不了我。

 

解放周末:但是却忽悠了很多望子成龙的家长。

池莉:望子成龙原本是父母对孩子爱的心意,应该是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不断地用自己爱的行为,去启蒙、引导孩子。怎么眼下就变成了如此急功近利的社会现状呢?我也一直都没明白:我同辈的以及比我年轻很多的家长们,为什么总是那么愿意被忽悠?

 

解放周末:焦虑就容易盲目、容易被“忽悠”,在您看来是什么导致了时代的焦虑?

池莉:只能说,焦虑和短视,归根到底,都是物质主义、拜金主义和权贵主义在社会上大行其道所导致的恶果。这涉及到发展经济与坚持文化的问题。一个国家,以什么的“文”来“化”人,要在国家层面采用真正明智的策略。

 

解放周末:这种焦虑也引发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有人说,我们生活的时代是“粗鄙时代”,比如,网络上谩骂飞天,生活中动不动就掌掴,旅游时不管是多少年的文物都在上面刻上“到此一游”。

池莉:我看,就算说是“粗鄙恶的时代”似乎也不太夸张。因为总有些事情让人感慨,我们几千年优良传统文化中的“温良恭俭让”哪里去了?现在的一些人,恶气冲天,善意匮乏,不好好坐下来说话和讨论问题,不是拍砖和泼粪,就是咒骂和“人肉”。这种环境人人都会不喜欢,人人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解放周末:按理说我们现在的知识积累越来越多,学历也越来越高,应该更文明才是,可为什么生活中还有那么多粗鄙的行为?

池莉:2010年我去南非看世界杯,向出租车司机提出去索维托地区走走。那是黑人聚集地区,也是穷困地区,据说比较乱。当地的华人司机怕我出危险,极力劝阻我不要去。后来,我还是去了。到了那个地区,我才发现,那个地区的名字叫做“Sowhere to go”,是黑人的咏叹般的疑问:“这样啊,我们去向何方?”居住在此地的两个人用他们的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就是因坚决反对种族隔离制度而赢得世界赞誉的图图大主教和曼德拉。

后来,当我不得不面对社会上的一些粗鄙恶的现象时,我都会想起索维托之行。现在是我们应该想想“where to go”的时候了,也需要有一些智者贤达给我们以精神的指引。

 

 

有知识不等于有文化,有教育也不代表有教养。

水和水域就是鱼的生活方式,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它就成为什么样的鱼。

生活中的不少常识被糟蹋、被破坏、被损毁,甚至被遗忘了。

 

解放周末:我们的教育中确实缺少了教养这一环,孩子成绩掉下来,家长会急着送他们去参加补习班、培优班;但是若是缺少教养,更多时候是睁一眼闭一眼,不会引发特别的焦虑。

池莉:这是因为很多人把概念搞错了。其实,有知识不等于有文化。不用多说,我们现在的课本知识,就不全是文化。更何况提供课本的人选择的是哪些知识,也是大问题。反正我知道我的一些作品被选入课本,有的被改得一塌糊涂。有教育当然也不等于有教养,“多考一分,干掉千人”这种高悬在高三教室里的标语,恶气横生,还谈得上教养吗?

 

解放周末: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教养的重要。

池莉:可是没有教养的后果很直观,也很简单,它关乎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孩子学习的不应仅仅是知识,更应修习人生涵养,这才是真正的立身之本。

 

解放周末: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培育教养?

池莉:最好的教育就是生活方式。比如一条鱼在湖里,它是淡水鱼,长到三五斤,就是大鱼;另一条鱼在海里,它就是海鱼,长到上千斤,也不足为奇。水和水域就是鱼的生活方式,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它就成为什么样的鱼。人类也是从30几亿年前的海洋生物进化到今天的,道理一样。

 

解放周末:我们一谈到教育,就会很自然地联想到学校教育,其实教育有更广泛的内涵。

池莉:正规学校的出现,几百年而已,最早的大学雏形,也不足千年。学校在人类进化史上,是一个尚在摸索阶段教授知识的形式。而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当然关键是他(她)所处的生活方式。一个婴儿被狼叼走了,抚养大了,他就是一个狼孩。如果一个人从小到大的环境是身边人抽烟、喝酒、打麻将、开口闭口爆粗口,他(她)就很容易成为同样的人。这就是从小到大,言谈举止耳濡目染的结果。

因此,你想要你的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就给孩子营造一个什么样的家庭环境。你要孩子成为一条什么样的鱼,就给他(她)一个什么样的水域。正如美国儿科权威医学博士斯波克所说:“孩子是通过观察他们的父母来学习尊重、爱和得体的行为的。”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太依赖于学校教育,而学校教育里又缺少了很多真正重要的内容。

 

解放周末:的确,我们现在对家庭教育还不够重视,您认为应该怎么将教育转化为日常生活点滴的规范?

池莉:如果你真的爱自己的孩子,至少可以依据生活常识行事,来抚养和教育他(她)。生活常识大多都是很具体的行为准则,比如“伸手不打笑脸人”,“将心比心”,“吃有吃相,睡有睡相,站有站相”,“积少成多,积水成渊”等。

 

解放周末:这些都是常识,但很多时候却被人们遗忘了。

池莉:不仅遗忘,还有很多时候被曲解了。我最近出的另一本书《石头书》,就专门写了常识究竟什么意思。

 

解放周末:那么,在您看来常识究竟是什么意思?

池莉:我以为常识就像石头一样:古老,恒常,简单,厚实,作为最基本的文化基因,生生不息地流淌于人类历史,引领我们的生长之路:判断是非公道,实行日常伦理,生老病死,婚丧嫁娶,相处相知,相亲相爱——它强大无比,神奇广被,植根最广大人群,代代延续。常识其实是最基本、最自然、最简单,也是最根本的事物轨则;但是今天,我们生活中的不少常识却被糟蹋、被破坏、被损毁,被遗忘了,怎么能让人不着急呢?

 

文章来源:儿童心理大会


网友评论:共有加载中...条评论

我要评论:

昵称